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8章 第 18 章(1 / 2)

茶未未感到手腕一凉。

大抵是心理作用,白飞聿的手明明是温度适宜的,贴在茶未未的皮肤上,带来的却是这样的凉凉的感觉。

茶未未被这冰凉感刺得整个人几乎是要僵住,但好歹控制住了自己。

茶未未张了张口,正欲说些什么,手腕却似被冻住。

气氛在这僵硬的、令人忐忑的空气中仿佛也被凝结住。

……但茶未未才不会就此认输呢!

茶未未并不强行转身,反而就着这个姿势,稍稍垂下头来,脖颈形成一个柔弱的弧度,露出的这一小块皮肤滑嫩又白皙透亮,“什么欺骗呀?”

茫茫然发问。先装傻。

纵然心跳声咚咚直响。

茶未未身后,白飞聿就握着这个少年的手,听他辩解的这听来坦坦荡荡却又苍白的一句,将这少年白嫩的耳垂、安静的侧脸与微颤的睫毛都收在眼底。

少年的手,小小的一只,握在手里,这触感太脆弱,仿佛一折即断。

“刚才那个男人……”

白飞聿比平日添了几分阴郁的声音继续落在茶未未颈后。

!又问到那个男人了。那个男人,当然是指刚才的徐连城……

茶未未重新抬起头,转过小脸来,自然是不会承认,他不仅转过脸来,将正脸对着白飞聿,还整个人凑得离对方更近。

茶未未微微仰头,望着对方,扑闪扑闪、黑白分明的眼睛也这么映在对方眼里。

他俩本来就是坐在一起,这样一来,靠得就几乎要亲上似的,两人之间的气氛遂走向更加暧然的方向。

茶未未的眼睛里是这么的真诚,他咬着唇瓣,从刚才小懵懂的模样瞬间切换成迷茫中带点小失落的感觉:“刚才,那是杜浔的朋友。哥哥,你以为我是会和别人有什么奇怪牵扯的人吗?”

他说得太理直气壮,语气又柔和娇憨,

很容易产生令人相信他的力量。

以致于白飞聿在听见他这样说的一瞬间,眼里的冷感不自觉地散去些许,瞳孔亦慢慢恢复原本的颜色。

茶未未在白飞聿眼里,从小到大都是乖巧而话不多的邻家弟弟,即使在前一阵子身份骤然发生改变,成为他的男朋友,他对茶未未的这种印象也丝毫未发生改变。

若说改变,也只是茶未未近期看起来越来越柔软了些罢了。

何况,刚才那个男人,也就是徐连城,只是寻常的打电话过来,并没有什么异常举动或话语……

白飞聿抓着茶未未的手,不自觉地产生些许动摇,但眉心仍微蹙着,只因他一时竟不知该不该相信他。

白飞聿甚至未曾见过徐连城,但刚才茶未未的举动,使他模模糊糊地捕捉到了一丝异样。

白飞聿抿唇,茶未未却不想给对方深思的时间,他就着这个姿势,四目对望,所有的情愫,不论真与假,都在这种对视中暗暗涌动,茶未未两片唇瓣张合,洁白的小脸上呈现出一种又纯洁又羞涩的色彩,声线自然而带着些许的感伤:

“我生在平凡的家庭,一点也不起眼,幸运的是小时候能住在你隔壁。我一直相信,我生下来就是为了遇见你,遇到你以后,我的心才渐渐充盈起来。”

“你在我心里一直是非常非常特殊的存在。我希望,不论如何,你永远不要怀疑我,好吗……不然,我很敏感,会很难过的……”

茶未未说着说着,声音愈发的轻而小,眼角下垂,伤感却仿佛强撑着不让自己伤感的小情绪也自然而然的流露。

他一边说着,一边对白飞聿慢慢弯起一个苦涩的微笑。看起来多么情真意切。

白飞聿眸中阴暗的雾气彻底散了,犹如拨云见日,且胸中犹如充斥着、流淌着一股暖流,使愧疚爬上他心间。

他抬手,将左手放在茶未未的脑袋上,轻轻揉了一揉:“抱歉,我不该随便怀疑你。”

茶未未羞涩一笑,微垂了眉眼,神态动人,“没事啦……”

死不承认,继续将事儿这么藏着,茶未未此时做得不可谓不顺利。

但他也不好这么继续坐人腿上,毕竟大家都光着的,他赶紧就退开了,继续很自然的带一点点慌乱与惊慌的样子。

他这么一退,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