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5章 第 15 章(1 / 2)

“……”

去白飞聿家玩?睡一张床?

茶未未稳住表情,看看白阿姨,“阿姨,这样不太好吧……”

白阿姨怕是不知道她儿子和他是什么关系……

咳。

一旁的茶妈和茶爸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真是又是惊又是迷惑。茶妈下意识的想阻拦,身子前倾,张口劝白阿姨道:“未未这孩子不会说话,又没眼力见,让他去你们家,怕给你们添乱……”

“哪里会添什么乱?未未这么乖,还做得一手好菜,”

白阿姨打断茶妈,不认同地说,继续道:“这么好的孩子,我喜欢都来不及呢。我们家飞聿也喜欢……飞聿你说,你喜不喜欢弟弟?”说着,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,转头去问白飞聿。

弟弟当然是指茶未未。

白飞聿本来还在品尝着其中一颗八宝肉圆,感受着这肉圆恰到好处的酥与甜,即便他本来对甜的食物不那么感兴趣,此时却也想再多吃一点。

听到母亲这样问他,白飞聿将这颗肉圆咽下,目光不自觉地飘向茶未未所在的位置——茶未未正睁着一双看起来懵懵懂懂的眼睛看着他们,小身板坐得笔直,耳垂上透出一点粉色,也不知是因天热还是因为别的什么。

白飞聿嘴角轻扬,声如清泉,“喜欢。”

……真有点太明目张胆惹。茶未未耳廓一麻,默默低头,装作被夸得害羞的小模样,余光关注着小李的反应。

茶妈说茶未未如果去了怕给他们添乱,结果白阿姨说未未很乖,是好孩子,不会给他们添乱,连白飞聿也说喜欢未未……人家母子俩都这么说了,一下子就把茶妈的话给堵了回去。

还能怎么说?这没法说啊。

茶妈便只得干笑着同意了——自从得知白阿姨和白飞聿的家庭背景,她同他们相处时便不自觉地带着一丝谄媚;茶爸就是真的显而易见的满意开心,很乐意见茶未未去白飞聿家玩。

“秀姐,不是我说你,”白阿姨收起笑意,表情严肃了些,对茶妈说,秀姐是她对茶妈的称呼,“以后别再这样当着别人面说自家孩子不好了,孩子也有自尊心的,要多关心尊重他们。”

茶妈一噎,万万没想到白阿姨会当着大家面这么说她,不由地眼神躲闪,竟觉得犹如被一巴掌扇在脸上,火辣辣的。

——她都快四十的人了,白阿姨这么说,不就是当众说她不会教育孩子、不关心尊重孩子吗?太难堪了……偏偏她还想巴着白阿姨,怎么也不能当众翻脸……

“……是我不对,我以后一定多关心孩子。”茶妈勉强挤出一个笑来。

眼看这件事便将这么定下,茶未未也不知怎的,或许是好奇吧,默默回头去看杜浔的反应……

杜浔坐得离茶未未有些远,在人群之中像是一个旁观者,他正在吃茶未未做的菜,恰好瞥到茶未未眨巴眨巴眼睛的回头来看他,杜浔面无表情地看回去,眼神里表达的意思非常清楚:

看我干嘛,想去就去。

也是,杜浔嘛,对他的决定从来不会反对。茶未未微不可见地点点头,好吧。

一味推脱不去反而容易遭人起疑,既然小李就在旁边,那不如就做的光明正大、坦坦荡荡。

“希望阿姨和哥哥不要嫌我烦。”茶未未回过头,答应了这件事。

小李在饭桌上坐着,听他们谈论着这件事,不知为何感到一丝异样,但气氛分明寻常。他垂了眼,决定等下继续汇报给徐连城——徐连城才是他的上司,派他来明面保护实为监视茶未未的人。

吃完饭,蛋糕也吃了一些,这趟给妈妈的生日庆祝便差不多结束了。

茶未未并没有在家里逗留多久,便同白飞聿和白阿姨一起离开,小李自然也跟着,杜浔回自己家。

茶妈、茶爸、茶染三个人都出来在门口送他们。

等人走后,茶爸摸摸后脑勺,身上的对襟唐装散着一颗扣子,他也没注意,只是嘟囔道:“未未这次回来好像有点不一样了……”

茶妈心里隐约生出一种什么事情将要脱离原有的轨迹,隐隐失控的感觉,她莫名一慌,撇撇嘴:“哪不一样了?不还是一双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。”

茶染倏然接话道:“变得更好看了……”

不是那种惊艳的好看,五官跟从前也没什么变化,就是气息似乎发生了改变,更加舒服、柔软、小清新,大概幼嫩感也更足了……

反正,可能会让很多人一看到就觉得没有攻击性,还会心里痒痒,想把这个男孩子抱起来宠,或者蹂.躏揉捏……

呀,她在想什么呢……其实变化挺细微的,也许是她的错觉吧,也许并没有变得更好看也说不定。

茶染眸中浮现出一点茫然。

白飞聿家和茶未未家是邻居,两家房子挨得自然近。

茶未未跟着白家母子俩进入他们家前,小李很识相地说他今天在附近找家旅馆住,明天早上茶未未回家时他会来接他。

茶未未当然表示同意,与此同时悄然松了一口气,笑眯眯的同小李挥手再见。

小李暂离战场很好。

茶未未进入白飞聿家。

白阿姨看起来果然很喜欢茶未未,茶未未一进去就忙里忙外的招待他,一会是零食一会是茶水一会又问茶未未喜不喜欢玩游戏——白阿姨在外人面前端庄大方,其实很喜欢玩游戏,是《炉石传说》和《塞尔达》资深玩家。

但可惜的是,茶未未很少玩游戏,便如实摇摇头。

白阿姨便拉着茶未未一起看电视,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。

茶未未本来以为白阿姨会喜欢看BBC的英剧,或者《小偷家族》那类的文艺片,谁知下一瞬,他眼前一花,伴随着高亢的BGM在耳畔响起——“

为所有爱执着的痛,为所有恨执着的伤,我已分不清爱与恨,是否就这样……”

电视上缓缓浮现五个在花红柳绿格外鲜艳的背景衬托下的大字:回家的诱惑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