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9章 第 9 章(1 / 2)

即使是这几天听过不止一遍这类含着爱意的表白。

徐连城也不是没听过别人对他诸番示爱,那些追着他的人,无论是为了钱权还是别的什么,都能排满大街。这绝非夸张。

但徐连城和茶未未成为恋人这三年里,徐连城很少会听见茶未未这么直白地对他表示爱意。

也许是听得少,才会新鲜些吧,但也只是新鲜一时而已。徐连城并不觉得自己有被打动什么。

他喜欢的从来就不是茶未未。他喜欢是茶未未的哥哥,茶靖——至于茶未未,不论如何,他过去是他的男友、是他的人,现在也是,是他的人。在他没有允许的情况下,茶未未最好乖乖呆在他的控制领域里。

私心里,他是很难联想到茶未未会做出什么背着他的事的。因为身为耀眼的茶靖的弟弟,茶未未从来看起来要寡淡、不起眼许多,又乖,又听话。

当然,与其说相信茶未未,不如说他不觉得茶未未能有多大的本事,也不相信对方能翻出什么花儿什么天。

茶未未不知徐连城在想什么,但大致也能猜到。不过嘛,哼,有时候固化印象是不可行的哦,看起来越乖越柔顺的人,可能叛逆起来翻起天来越会令人震惊呢。

只是不知道,陈廷皓那边怎么样了……

茶未未微垂眼帘,心想着现在他算是一半受伤,三个人的碰面估计不太可能了,得想办法让陈廷皓避开徐连城才行……

同一时刻,徐连城家门口。

陈廷皓坐在车里,等了好一会还是没等到人,不由地就有些烦躁。

时间说晚倒也不算晚,只是本来是来接人的,等了这么一会还是没见到人,心生不太佳的情绪也是人之常情。

陈廷皓等了一会,几乎准备直接下车进去找人,但就在这时,迎着夏日灼灼阳光,他眼前微微一花。

——另一辆车正好驶到他眼前。那是一辆看起来有点眼熟的车,陈廷皓好像在哪里见过……

透过车窗,对面那辆车车窗摇下来,陈廷皓就刚好看见车里的人的模样——那分明是,徐连城的家庭医生。

是的,徐连城常联系的家庭医生,鲁医生。因为陈廷皓他老爸跟徐连城算是世交,陈廷皓以前跟着他老爸来拜访徐连城时当然是见过鲁医生的。

鲁医生医德好,名声也响,后来为徐连城所用后便不怎么出现在公众面前了,但陈廷皓不可能连对方的长相都认不出来。

鲁医生……来这儿干嘛?

如果不是徐连城那家伙生病的话,徐连城的家里,也有茶未未在……

陈廷皓沉吟一霎,下车,上前去,刚好拦在正好下了车的鲁医生面前。

“徐家有谁生病了吗?”陈廷皓问。

陈廷皓问的同时,视线不自觉地就往徐连城家的楼上扫。

——当然是看不到什么的。窗户也都是关着的,窗帘拉着,唯一能看见的便只是爬在窗沿的绿植,在阳光下泛着一层白光。

鲁医生一见是陈廷皓,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陈家小辈的孩子,也是陈家那老头子的儿子陈卓夫妇俩的独生子,从小被宠着长大。

陈廷皓确实是被宠着长大的,他爸妈就跟别人爸妈不一样,算是放养教育,弄得他如今行事也是肆意得很,做很多事根本就不会轻易注重后果,也没太多多疑的心思,反而要容易相信人一些。

鲁医生便同陈廷皓说:“我也不太清楚,听说,是一个小朋友受了伤。”鲁医生看起来也是有点懵。

“哦……”陈廷皓若有所思的点点下巴,意味莫名的微微翘起嘴角,瞥一眼徐连城家的某扇窗外。

二楼,这扇窗所隔着的房间内。

茶未未坐在床上,脚垂着。

鲁医生已经进来,而徐连城刚刚从这间房间里打开门走了出去。鲁医生察看茶未未的“伤势”后,隐着笑意,说:“嗯……严重与否见仁见智,你就是连城的小朋友?”

那是啊。他是徐连城的小男友,不论是不是替身身份,当然都是对方的小朋友。

茶未未听出对方话里的调侃意味,也不否认,亦不躲闪,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,眨一眨,举起一根手指放在唇畔:“嘘……”

“叔叔,我什么都没干也没说哦……谢谢你啦。”

大概是长相加上流露出来的气质加成,茶未未这小模样看起来软萌又灵动,令鲁医生忍俊不禁。

的确是小朋友了。想用这种方式来吸引男朋友的注意?

鲁医生是这样想的。

茶未未一看鲁医生的模样就知道对方被他拉到了同一阵营。嗯,不错不错。

但……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徐连城有没有跟陈廷皓碰面。希望正好错开了吧——

鲁医生给茶未未看完情况后,便先推开门,出去一阵,应该是去了洗手间。

只留茶未未一个人在房间里。

茶未未轻轻呼出一口气,忽然感觉只留他一个人在这儿有点闷闷的,不太舒服。

房间大是大,空也是真的空。

就在这时,窗户突然发出一声莫名的轻响。

……嗯?

这青天白日的,茶未未简直汗毛倒竖,整个人都不太好了。发、发生了什么?茶未未扭头,朝声源处看去——

就见一个人影从窗户那儿跃进来,这影子身形还挺利落,轻轻松松的就翻了进来、落地,长相也清清楚楚地映进茶未未视野里。

——是陈廷皓!

嗯嗯嗯?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