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5章 第 5 章(1 / 2)

听到这个声音,确认是陈廷皓后,茶未未反而稍稍冷静了下来,至少不是什么突然路遇什么心怀不轨、穷凶极恶的歹徒,不是吗?

好歹是熟悉的人。虽然他俩之间的关系跟心怀不轨这几个字好像的确很有些关系……

“呜……”茶未未不再挣动身子,只是试着掰对方的手,他想说话。

身后的男人压着他,磐石般的重量束缚着他,听到他发出的这般小兽一般的呜呜声,不但没有放开捂着他嘴巴的手,反而好像觉得他这种反应很有趣似的,愈加凑近他耳畔,热意满满的呼吸恰好洒在他颈间、耳际,“想说什么?”

想说你赶紧放开啊!

手捂着他的嘴让他怎么回答?这明显是故意逗茶未未了。茶未未咬牙,深呼吸一口气,默默酝酿情绪,很好,很顺利。

陈廷皓正用大手捂着茶未未的嘴巴,捂着捂着,感到手心悄然地湿了,是被水痕沾湿的……不,是泪水。

哭了?

陈廷皓心里一紧,不再逗对方,松手,将对方的身子转过来,便看见少年白皙的面庞上滑下一行清泪,眼睛睫羽也沾湿了,泪珠晶莹地挂在上面。

陈廷皓忽然就有些不知所措。

他其实并不是个对别人的情绪很容易感知到的人,他没有很强的共情能力,但看到茶未未在他面前哭的样子,他不知怎的就联想到了他小时候养的那条小狗……

那小狗叫苏苏,通身雪白雪白的,活泼机灵得不得了,小时候的他很喜欢它,就连睡觉也要抱着它,后来……他小学六年级时,小狗死了,病死的,那时候,他并不理解悲伤是怎么一回事,但为小狗的死哭了很久,就是非常难过。

茶未未落下眼泪的模样,柔柔的,小心翼翼的,黑白分明的眼睛被泪水蒙上一层雾气,莫名的有点像苏苏。

“你……你哭什么?”陈廷皓的手按在茶未未肩上,微微俯身问他,皱着眉。

“QAQ,”茶未未慢慢抬起头来,小脸蛋梨花带雨,抽噎着,声音也哑哑的,“我、我不是故意骗你的……”

陈廷皓舒展开眉头:“嗯?”

“昨天晚上会所里闯进来的那个男的,他、他喜欢我哥哥,我哥哥已经失踪好几年,他就把我当成哥哥的影子,不让我和别的男的走得近……”

茶未未说的可认真了,泪水涟涟的眼睛里装的满满的真诚与恐惧。

某种程度上,他说的的确是实话,只是省略了原主出轨并搅起一串烂桃花的部分。

“徐连城?他对你哥有意思,连你也要控制?这么控制狂?”听到茶未未说徐连城,陈廷皓微微眯起眼。

茶未未咬着下唇,没办法,先附和:“(﹏)嗯……”

陈廷皓微妙的爽了。

要说在他们这个圈子里,他最讨厌的人无非就是徐连城,上初中的时候他爸就一边骂跟邻居孩子通宵玩飙车的他,一边让他学习徐连城——如今毕业了吧,最近他想竞标的那个今年比较重要的风投项目,徐连城的公司恰好也在争,而且势头很猛,简直烦死人了。

“你不喜欢他?”

“嗯。”其实也没有不喜欢,还是有点感兴趣的。

陈廷皓就更爽了,清了清嗓子,忽然想起什么,盯着茶未未的眼睛,问:“他睡过你没有?”

茶未未差点噎住,没想到问题这么快上到高速,心里转了个弯,摇摇头,说:“还没有。”

“茶先生!您出来了吗?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——卫生间外面突然传来小李稍稍拔高了声调喊茶未未的声音,紧跟着是一串隐隐约约愈来愈近的脚步声。

小李要进来了——茶未未登时警惕起来,对外面喊道:“还没有,等一下!”与此同时小手轻轻推了推陈廷皓的胸膛,示意自己想出去。

陈廷皓却一把抓住这只小手,把这软乎乎的小手包在大掌里,揉捏一下,另一只手揽着男孩子的腰,把人继续压在隔间门板上,低头,瞳孔里清晰的倒映着男孩子的模样,唇角翘起,声音慢悠悠的,透着一股暧然:

“后天晚上八点,凡达酒店,我等你。等会把房间号发给你。”

晚上、酒店?茶未未看着对方的眼睛。咦哟,这是要日他的意思了……

茶未未半垂着眼帘,睫毛轻颤,适时的表现出一定的害羞来,声音愈发的小而细:“嗯……”其实心里想的是这也太快了,他还没做好准备,后天得想个办法推掉。

“乖。”陈廷皓看着茶未未这小模样,满意地点点头,并奖励乖孩子茶未未一个额间吻。

在小李进来卫生间之前,茶未未及时地从隔间内出去,洗了沾着泪痕的脸和手,与小李一同离开。

离开时,茶未未忍住回头看的冲动,心想在厕所里吻他额头,有点重口味惹,虽然里面还是挺干净的……还好不是接吻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