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格格党小说网>其他小说>杀死白月光> 第2章 第 2 章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2章 第 2 章(1 / 2)

珍容轩的二楼雅间,茶香四溢,缠枝牡丹翠叶熏炉里苏合香淡淡袅袅的飘出了门窗外。

里头坐着两个十四五岁的姑娘正在嬉笑调侃。

“真真是两年没见你,还以为你在庙里呆久了,看破红尘,出家做姑子去了呢。”

说话的姑娘是信阳侯府的二小姐罗佳遇,十四五岁的女孩容貌初初长成,爽朗的性子配上英气利落的面部线条,不知道还以为是将军府家的小姐。

“嘁,伽蓝寺离这儿才多远,出个城门拐个弯儿,你怎么不来寻我?”旭妍没骨头似的倚靠在窗沿,眼神落在楼下的魏记糕点铺子。

两年前,太子表哥狩猎失足,跌落悬崖,尸骨无存。

旭妍在长春宫陪了姑姑两个月,还是没能留住重病的姑姑。

一夕之间,柴家因为太子薨,皇后崩,皇帝打算借机清算柴家,整个柴府处于艰难的生死存亡时期,祖父当机立断,将府里一众嫡系女眷安排进了伽蓝寺,美其名曰为皇后太子祈福。实则是为了保护。

大邺的开国皇帝太宗帝起兵造反前还是伽蓝寺的佛子,前朝昏庸无道,民不聊生,故此太宗皇帝以仁义之师的名义揭竿起义,改朝换代,改国号邺,从此便留下了官兵不可入伽蓝寺抓人的律法,使得如今的伽蓝寺成了一块圣地,净土。

而祖父在京中与各世家之间周旋,终于稳定了各方局势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柴家保了下来。

而她待在伽蓝寺近两年,才终于回到京中...

这里头的是非曲直,佳遇心里也跟明镜似的,看破不说破,“那也得出得了门才行啊,若不是你回来,我阿兄也不会放我出门。”

旭妍不禁好笑,印象里的信阳候世子罗佳许,就爱管东管西,以前她贪凉,穿得单薄一些,他要管。和别的小公子说话,他也要管。

佳遇抿了一口茶,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:“瞧什么呢?”

旭妍不动声色的收回视线,轻轻摇头:“今儿好生热闹,是什么好日子?”

“你刚回来还不知道,今儿是晋王班师回朝的日子。”

“晋王?”旭妍思索着这么一号人。

“你忘啦,就是四皇子啊!”

“赵循?!”旭妍一惊。瞪大了眼睛看向佳遇。

佳遇见她这么意外,想到了他们二人之间的过节,收起了调笑的模样,“你可当心些,他现在了不得,前些日子将鞑靼打回了崤关外。以前给他使绊子的世家子现在没一个有好果子吃。”

佳遇说完,远处的城门口便传来百姓此起彼伏的欢呼声,那些都是自发而来的邺都百姓,还有些专门从外地赶来一睹晋王风采的文人墨客。旭妍在伽蓝寺与世隔绝了两年,自然不知道这两年来赵循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初夏时节,晴空万里,少女罗扇轻摇,下颌微扬,懒洋洋的倚在窗沿处,听着劈啪作响的礼炮声,目光下意识的紧锁城楼处,在一道道震耳发聩的欢呼喝彩声中,凯旋的军队整齐划一的慢慢出现在她的视线当中,少女一双柳叶眼,三分软媚七分娇憨,一错不错的盯着队伍中首当其冲的男子。

夏风来得毫无道理,好似冬日的烈风般,将男子的战袍吹得猎猎作响。身着玄铁铠甲的赵循器宇轩昂的骑坐在高头战马上,他面无表情的目视前方,冷硬的面孔结着一层冰霜,对欢呼与歌颂毫无兴致。却依旧抵挡不住百姓们高涨的热情。

旭妍看着战马将赵循一步一步送到她的眼前,女孩儿轻摇罗扇的手一顿。

佳遇在一旁给旭妍普及:“他在北疆待了七年,杀敌无数,手腕铁血。

你离开的这两年,他先后斩杀鞑靼两员大将,收复了崤关以北的静山,松岐等地,在边陲声望很高。

去岁皇上册封他为晋王的时候他都没回来,这一次回来是为了弱冠礼,我爹都说,赵循年纪轻轻的,杀伐果断,非池中之物...”

赵循的距离与她越来越近,旭妍下意识的恭敬坐好,男子的变化很大,身量高大健硕,穿着玄铁铠甲的模样意气风发又生人勿进,头上严实的戴着盔甲,瞧不清全貌,不过眉宇间还能窥见少时狠戾的影子,旭妍幼时的记忆纷至沓来,若说她对不起谁,头一个便是赵循...

他是景文帝与一个小婕妤的儿子,外家远在苦寒之地的肃州吴家。母妃亡故,景文帝子嗣众多,光是皇子就有九位,所以赵循在宫中受不得多好的待遇,小小年纪便连接的养在几位娘娘的宫里。彼时皇后姑姑,太子表哥都还在世,她也还是个不知人间疾苦,众星捧月的温齐县主。所以对小透明四皇子并没有什么印象。

他们二人本无交集,却因她八岁时撞破赵循残杀一名老太监,而有了关联。

旭妍忘不了赵循那像狼一般狠戾的眼睛,里面嗜血的光芒太过强烈,少年人死死的勒住了血流如注的老太监,她吓得连连尖叫,哭着跑回了长春宫,向姑姑告发赵循,还那老太监一个公道。

后来,还不满十四岁的赵循,便传出了阴狠暴戾的性子,被皇上厌弃,扔去了北疆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