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028 直接动手(1 / 2)

简单?

要是简单,还能让嬴子衿在英才班待了整整一学期?

早在第一次月考的时候,她就应该滚蛋。

但钟知晚既然这么说了,那一定是有办法。

应菲菲眼眸一亮:“知晚,你说该怎么赶?”

年纪第五十是她的小姐妹,她想把嬴子衿赶出去很久了。

“她是什么性子,你还不清楚?”钟知晚淡淡,“多欺负几下,她自己就会先崩溃,还能在英才班待下去?”

“欺负?”应菲菲一愣,迟疑了,“万一她告状怎么办?”

就算只是一个养女,嬴子衿也是赢家的人。

沪城四大豪门,可不是普通家族能比的。

钟知晚笑了笑,意有所指:“姑姑肯定不会管,至于嬴老师……”

她寒假的时候听说了,嬴子衿勾引了江漠远,哪里还有脸去找嬴露薇帮忙?

应菲菲这才放心,心情极好:“班里想让她滚的人多着呢,知晚,一会儿我就找几个同学,计划计划。”

钟知晚没说话,她从书包里拿出英语笔记,接着学习。

一旁,偷听了很久的陆放终于忍不住了,凑过来:“你们想要把那个土包子赶出去?”

“这不是废话么?”应菲菲瞥了他一眼,“难道你不觉得她碍事?”

哪一届的英才班高考平均分不是在698以上?

嬴子衿以一己之力,拖了他们班多少分?

“怎么可能!”陆放回想起那天药店的事儿,就憋屈,“她害得我姐都被我爸关禁闭了。”

闻言,钟知晚抬头:“你姐姐?”

陆芷二十出头,医术自然不能和从业几十年的老中医相比。

但她毕竟毕业于帝都中医药大学,人脉很广。

据说陆芷的导师,跟帝都的梦家有那么一点关系。

应菲菲狐疑:“你姐姐被关禁闭,和她有什么关系?”

钟知晚也侧耳听着。

陆放简单地叙述了一下,冷笑:“也不知道那个土包子走了什么狗屎运,竟然被傅昀深给看上了。”

钟知晚蹙眉:“七少爷从o洲回来了?”

“我看他也是白去o洲进修了。”陆放嗤道,“还是一个没用的纨绔公子,什么时候傅老爷子死了,他也要哭爹喊娘了。”

钟知晚冷声:“陆放,这种话,你也敢说?”

“知晚,我就说说,说说而已。”陆放双手举起,“不是故意的。”

英才班里也有傅家的千金公子,还好没有被听到。

要不然,他的麻烦可就大了。

钟知晚很冷淡:“陆放同学,我们没有那么熟,麻烦你不要这样叫我。”

陆放尴尬不已,但却没有生气。

钟知晚是青致公认的女神之一,他也喜欢她很久了,只是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去接近。

现在来了。

他一定要把那个土包子赶出英才班。

嬴子衿到学校的时候,是七点十分。

虽然她拒绝了傅昀深,但是六点半的时候,他准时打电话把她叫起来了。

学校门口站着学生会的执勤人员,还有德育主任,专门抓衣装不合格和迟到的学生。

青致规定,在校学生不仅要穿校服,还要佩戴校徽。

嬴子衿看了看自己身上蓝白相间的校服,觉得丑的很有个性。

她双手插兜,书包挂在右肩头,不紧不慢地朝着校园里面走去。

每个年级都有独立的一栋楼,高二恰好在最中间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