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一个大佬(1 / 2)

哄笑声响起,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。

那些视线肆无忌惮地在女孩身上扫视着,不怀好意。

女孩一个眼神也没给,神情漠然。

她收好古币,准备离开。

后面,那些讽笑声却还不依不饶。

“看看,说了给点面子,你把人家小女孩气走了,跑回去给大人哭怎么办?”

“我这是为她好,这样才能磨砺心性,看来她也……”

话未说完,一道略显急切的声音响起。

“这位小姐,我家老爷想出六百万收购你手中的这枚秦银质半两大钱,不知道可否割爱?”

“……”

青年脸上的笑僵住了,简直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什么?

六百万买一枚随处可见的钱币?

开什么玩笑?

其他看热闹的人也有些懵,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

嬴子衿微一挑眉,转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。

那是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,发须银白,行进间的步伐却稳健有力,凌人气势不减。

先前开口的是跟在老人后面的一个年轻人,他上前,是商量的口吻:“如果价钱不够,还可以再加。”

一句话,就是一阵轰动。

“那到底是什么钱币,六百万还不够?”

“我刚才好像听见,说是什么秦银质半两大钱?”

“不太可能吧……”

“如果真的是秦银质半两大钱,还真的值这个价格。”

几年前的一场国际拍卖会上,同样是一枚秦银质半两大钱,最后拍出了七百六十万的高价。

“什么秦银质半两大钱?”青年却是暴跳如雷,“这就是我在河边捡的,你当秦银质半两大钱是大白菜?”

要真的是秦银质半两大钱,他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?

老人背着双手,不怒自威:“穆承。”

穆承会意,拿出了一份文件,那是一张证书,白纸红字写得清楚——

国家文物鉴定估价师。

八级。

最高级别。

“……”

这张证书堵住了所有的质疑声,就像是一个响亮的巴掌,狠狠地甩在了青年摊主的脸上。

嬴子衿倒是认真地看了看这张证书,若有所思,果然,二十一世纪的新职业也很多。

她颔首:“不用了,这个价钱刚好。”

“好,多谢小姐割爱。”穆承点点头,拿出了一张黑卡,“这里是六百万,国际通用。”

这张黑卡的右上角,有一朵金色的鸢尾花。

嬴子衿眸光顿了顿,眼梢微一扬起。

嗯,很好,她以前存金子的银行并没有倒闭。

“不行,我不卖了!”看到那张黑卡,青年怎么可能还忍得住,他猛地上前,就要去抢女孩手中的古币,动作凶狠,“拿来!”

这是他捡来的,钱也理应是他的。

女孩没什么表情,她只是抬起了右腿。

很随意的动作,透着几分漫不经心。

但就是这么一脚,直接把青年给踹出去了几米远。

“砰。”

周围人都看傻了:“……”

嬴子衿这才将古币递过去,接过黑卡:“谢谢。”

穆承愣愣,人梦幻着:“……不谢。”

别说穆承了,就连唐装老人都有些惊,目光多了几分探究。

而让其他人更惊讶的是,基本上不冒头的管理人员竟然来了,沉着脸开口了。

“地下集市也有地下集市的规矩,卖出去的东西,还想收回来?收了这个人的许可证,以后都不能进入地下集市。”

说完,又转身,对着女孩鞠了一躬:“抱歉,让您受惊了。”

嬴子衿将黑卡揣入兜里:“没事。”

六百万,够用一段时间了。

管理人员这才松了一口气,他转身,指挥着保安将青年摊主架了出去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