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006 撑腰(1 / 2)

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份?

管家更厌烦了,完全没注意到女孩的手指动了。

他再度开口:“二小姐,你这个样子,实在是没办法得夫人欢心,我看你还是……”

“哧。”

夜里,忽然有一声笑落下,带着几分玩世不恭,细听却裹着薄凉。

“我不回来都不知道,现在嬴家的下人都敢命令主人了,嬴夫人就是这么管教的?”

男人身姿修长挺拔,同样也穿着黑色衬衫,扣子散乱,肤色在雪中愈显冷白,如琢玉软瓷。

往树下一站,便自成一道风景,任是雪华月色,也难敌其风流韵致。

嬴子衿眸光一敛,手放了下来:“你还没走?”

“还好没走。”傅昀深单手插着兜,偏过头来,唇角弯了弯,“这走了,我们家小朋友就得被欺负了。”

微风扬起,吹开他的衣襟,露出一小片锁骨,散出了淡淡的翡翠沉香。

沉稳而温柔,致命的诱惑。

嬴子衿沉默了一下:“懒得理。”

她并不怎么和陌生人言谈,多说一个字,还不如多吸收一缕灵气。

一个无关之人,不值得她浪费时间,打就完事儿了。

“嗯,我知道。”傅昀深拍了拍她的头,“所以我来理,你在一旁看着就行。”

他转头,抬了抬下巴,仍笑着:“你让谁道歉呢?”

管家大气不敢出,脸憋得通红,一会儿青一会儿白,腿都在发抖,就剩跪下了。

他当然不会不认识这个出现在这里的男人——

傅家七少爷,傅昀深。

沪城最风流纨绔的公子哥,只流连于风月场所,不求上进。

听说是傅昀深太过放纵,惹了帝都一个家族的继承人,被傅家连夜送去了o洲。

怎么突然就回来了?

而且还这么护着二小姐?

疯了吗?

但他完全不知道,如果不是傅昀深出现了,他现在已经倒地不起了。

“对不起,二小姐。”管家顶不住压力,猛地抬手,扇了自己一个巴掌,哆嗦道,“我不该对您不敬,都是我的错。”

傅昀深没理:“走,小朋友,这次把你亲自送进去。”

管家哪敢再阻拦:“七少,二小姐,这边请。”

憋屈的同时,倒也松了一口气,至少夫人不会怪罪他了。

门打开,冷空气卷入,奢华的地毯上落了一层霜。

老宅一楼,客厅里暖气十足。

沙发上坐着一个贵妇,她正在翻着一本书,姿势优雅,一举一动尽显名门风范。

这是嬴夫人钟曼华,出身于四大豪门之一的钟家。

钟曼华听到了脚步声,却没抬头,不咸不淡道:“二小姐服软了?”

老宅隔音很好,外面的动静里面的人不会听见。

管家大气不敢出,只敢小声道:“夫人。”

“嗯?”钟曼华皱眉,抬起头来,“没服软你……”

后面的话在看到男人的时候,全部止住了。

钟曼华愣了愣,几秒后才反应过来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